Category: 科技

超乎想象!特斯拉发布Semi电动卡车和新Roadster跑车

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7日下午消息,特斯拉于北京时间今日中午发布了众人期待已久的特斯拉Semi电动卡车,此外还给了一个惊喜——升级版特斯拉Roadster电动跑车。 特斯拉Semi电动卡车 特斯拉Semi电动卡车 特斯拉的发布会还是和以往一样气势炫酷。在特斯拉卡车项目负责人做开场白以后,特斯拉CEO埃隆·马斯克开着新款卡车登台。 这款车的设计宽敞,司机舱内部高达2米,因此司机进出更加方便;驾驶座在司机舱正中,带来更好的驾驶视野,右后方有副驾驶座位。左右两侧各有一个特斯拉标志性的巨大触控屏,全车前后左右都配备摄像头,可以更加有效的进行导航、观测盲区和获知电子数据。 而特斯拉电动卡车的性能也是十分优越。这款电动卡车的电机与Model 3同款,加速和减速的时候不需换挡或者离合器,0-100公里加速仅需5秒,在载重8万磅(约合36.29吨)的情况下,可20秒内加速到60英里/每小时(约合96.56公里/小时)。作为一款电动卡车,其续航足够强悍,可达300-500英里(约合482.80-804.67公里)。 同时,马斯克还在发布会上宣布推出针对电动卡车的充电方案——Megachargers,按照这种充电方案,特斯拉卡车可在30分钟内获得行驶400英里(约合643.74公里)的电力。也就是说,这种充电方案在美国可以让Semi卡车充电半小时,续航6-7个小时。 此外,电动卡车还配备加强版Autopilot系统,可以帮助卡车自动紧急制动、自动保持车道,并具备车道偏离警报等功能。同时,这款卡车可联网,司机可直接连接卡车车队的管理系统,提高运营效率。 Semi是全电子架构,比一般柴油卡车的内部构造更简单,没有柴油引擎、传动系统、后处理系统等部件,更具安全性。加强的电池板给卡车带来了更好的抗冲击性,也使得卡车重心可以更低,更加稳定,而且挡风玻璃号称“可防氢弹爆炸”。 Semi的维护成本也很低。在完全装载货物的情况下,特斯拉Semi卡车每英里仅消耗不到2千瓦时的能量。相比柴油卡车,Semi车主每百万英里可节省2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32.56万)成本。 目前特斯拉Semi卡车开启预订,每辆预定费用为5000美元(约合人民币3.314万),卡车将于2019年开始生产。 特斯拉发布的新款四座Roadster One More Thing:新Roadster跑车 除了大家期待已久的电动卡车。马斯克在这次发布会上还带来了一个惊喜:新款Roadster电动跑车。 相比特斯拉之前的Roadster,新款四座Roadster性能更加强悍:这款跑车配备200千瓦时电池,0-100公里加速仅需1.9秒,0到100英里/小时(约合160.93公里/小时)加速需4.2秒。最高时速是250英里/小时(约合402.3公里/小时),续航可达620英里(约合997.79千米),具有10000牛米扭矩。 引人注意的是,这款跑车行驶四分之一英里(约合402.34米)仅需8.9秒。按照马斯克的说法,这是“第一款四分之一英里内跑进8.9秒的生产车型。” 目前新款Roadster尚未开始生产,但价格已经公布:2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32.61万)起步。马斯克说,预计这款跑车将于2020年开始生产。

Continue reading 超乎想象!特斯拉发布Semi电动卡车和新Roadster跑车

「讓天下沒有難擼的banner 」!

阿里智能設計實驗室 Logo 可實際上都不是設計師設計的 阿里的設計人工智慧「魯班」 才是這麼多banner的幕後「設計師」 「魯班」的 logo 為神馬叫「魯班」? 顧名思義 「讓天下沒有難擼的banner 」! 當然魯班不僅是個偉大的工匠, 也發明了很多工具, 更讓設計師更好地工作。 原文網址:https://kknews.cc/tech/vmqea3l.html 阿里智能設計實驗室 主要就是做人工智慧設計 基於算法和大數據,為用戶做大規模的、 個性化的商品推薦 阿里巴巴AI設計項目負責人樂乘(吳春松) 來自阿里巴巴智能設計平台的設計師樂乘(吳春松),平時負責探索機器學習與電商廣告設計的結合。他所在的團隊開發了一套名為「魯班」的系統,這套系統能根據用戶的行為和偏好智能生成並投放廣告。手機淘寶首頁焦點圖片就是機器生成的,還能根據用戶點擊結果自動調整。 從純商品個性化跨到廣告資源位個性化,為了讓「魯班」達到這個效果,他們需要用海量的數據組合訓練它,中間幾個關鍵的技術點: 人工機器拆解,讓機器理解像素的單位分別代表什麼 一般高質量的廣告設計需要把商品圖片摳出來,放到精美的設計主題里。以前當然都是設計師給商品摳圖後再做設計,現在用機器做海量設計,就得讓機器來做這個事情。讓機器自動處理海量的商品自動摳圖。 拆解設計元素的組成部分、空間布局,使機器學會按照風格組織元素 一張廣告設計圖片是像素組成的「信息」,不是「數據」。利用機器把商品、文字和設計主題進行在線合成,這樣每張廣告圖片就帶上了商品信息,可以根據消費者偏好進行個性化投放。所以魯班產品上線初期,讓設計師根據活動主題做了大批量風格的模板,事實證明了這種模式投放效果可以大幅提升點擊率。 讓機器能分辨「美」和「丑」 從長遠發展角度發展必須讓機器來做設計。大概是 16 年 8 月份開始的,有一位之前負責淘寶「拍立淘」(在淘寶內通過圖片搜索找同款,隨拍隨找)產品開發的圖像算法專家加入進來,主導整個智能設計的算法框架。 做過電商的設計師們都知道 banner海報的設計基本組成是 —— 背景 + 商品 + 文字 —— 那麼我們可以這樣認為: 背景依據素材庫營造不一樣的氛圍 商品依靠技術手段實現選品和快速摳圖 文字使用資料庫來實現文字標題 那麼智能海報, 「魯班」的設計有哪些核心步驟呢? 第一步,讓機器理解設計是什麼構成的:通過人工數據標註,對設計的原始文件中的圖層做分類,對元素做標註。設計專家團隊也會提煉設計手法和風格。通過數據的方式告訴機器這些元素為什麼可以放在一起,我們把專家的經驗和知識通過數據輸入。這部分核心是深度序列學習的算法模型。 第二步,建立元素中心:當機器學習到設計框架後,需要大量的生產資料。我們會建立元素庫,通過機器做圖像特徵提取,然後分類,再通過人工控制圖像質量以及版權問題,我們買了有版權的圖庫,也是希望從一開始就避免版權方面的糾紛。 第三步,生成的系統:原理有點像 Alpha Go 下圍棋。我們在設計框架上構建起虛擬畫布,類似棋盤,生成的系統把元素中心的元素往棋盤放,在這裡我們採用了「強化學習」,就好像你在家裡放一台掃地機器人,讓它自己跑,跑個幾圈,它自己會知道哪裡有障礙要避開。在強化學習的過程中,機器參考原始樣本,通過不斷嘗試,得到一些反饋,然後從中學習到什麼樣的設計是對的、好的。 第四步,評估的系統:我們會抓取大量設計的成品,從「美學」和「商業」兩個方面進行評估。美學上的評估由人來進行,這方面有專業眾包公司;商業上的評估就是看投放出去的點擊率瀏覽量等等。 「魯班」的設計依據龐大的數據教會了機器「審美」,機器可以通過數字化尋求一個最合理的解決方案,達到設計師能夠認可的效果。阿里不僅在讓機器學習美學,同時也在積累著數百萬級別的商業化經驗。…

Continue reading 「讓天下沒有難擼的banner 」!

當摩爾定律走入歷史…然後呢?

摩爾定律究竟還能走多遠?一旦摩爾定律正式走入歷史,半導體產業該如何繼續向前邁進?而在所謂的「後摩爾定律時代」,IC業者面臨的挑戰是什麼?又該如何因應? 如今已近九旬高齡的英特爾(Intel)共同創辦人Gordon Moore在1965年發表了一篇文章,提出了IC上電晶體數量會在接下來十年依循每年增加一倍的規律發展,其後這個理論根據數次演變,成為全球半導體產業界奉為圭臬的「摩爾定律」(Moore’s Law),伴隨IC市場經歷半世紀的蓬勃發展,催生無數讓大眾日常生活更加便利、更豐富多彩的科技。 2015年,摩爾定律歡慶50週年,Moore本人在接受IEEE期刊《Spectrum》專訪時表示,其實他在發表那篇文章的時候只是分享一個趨勢觀察,因為當時IC技術正在改變整個電子產業的經濟模式、卻未被普遍承認;而他完全沒有想到那樣的一個理論居然被記得那麼久,甚至被稱為驅動產業發展的「定律」。 不過摩爾定律畢竟不是以嚴謹科學程序所定義的真正「定律」,Moore自己也說,那只是一種觀察與推測;許多人預測摩爾定律將在2015至2020年失效,而在2012年左右,摩爾定律開始出現速度趨緩的明顯跡象,當年全球半導體產業營收暨2011年僅2.1%的成長之後不升反降,出現了2.6%的負成長,接下來幾年的營收表現也一片低迷,不但不復以往動輒兩位數字的成長表現,在2015年還再度出現了2.3%的負成長。 半導體廠商們發現,要維持摩爾定律繼續推進的成本變得越來越龐大,製程微縮不再跟隨著電晶體單位成本跟著降低的效應,產業界從32/28奈米節點邁進22/20奈米製程節點時,首度遭遇了成本上升的情況;業界專家們將原因指向了遲遲未能「上檯面」的極紫外光(EUV)微影技術,就因為該新一代微影技術仍未能順利誕生,使得22奈米以下的IC仍得透過多重圖形(multi-patterning)方法來實現,這意味著複雜的設計流程、高風險,以及高昂的成本。 市場研究機構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ies (IBS)的資深半導體產業分析師Handel Jones估計,當半導體製程走向5奈米節點,IC設計成本將會是目前已經非常高昂之14/16奈米製程設計成本的三倍(圖1),因此設計業者「需要有非常大量的銷售額才能回收投資。」 圖1:IC設計成本越來越高 (來源: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ies) 摩爾定律究竟還能走多遠?一旦摩爾定律正式走入歷史,半導體產業該如何繼續向前邁進?而在所謂的「後摩爾定律時代」,IC業者面臨的挑戰是什麼?又該如何因應? EUV微影何時救場? 在一場1月初於美國加州舉行、由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(SEMI)主辦的年度產業策略高峰會(Industry Strategy Symposium,ISS)上,來自半導體產業界的專家指出,如果EUV技術在2020年順利問世,半導體技術演進還能持續到2025年。 產業顧問機構IC Knowledge總裁Scotten Jones在該場高峰會上表示:「我不認為摩爾定律已死,從事深度技術研發的人也不認為;」他指出,大廠英特爾(Intel)與Globalfoundries都透露半導體製程在後14奈米(post-14nm)節點能達到成本節省,「我相信我們有方法製造出讓成本降低的新一代電晶體。」 Jones預測5奈米節點將在2019年開始在某些製程步驟採用EUV技術,或許仍得採用某種形式的FinFET電晶體;至於再往下到3.5奈米節點,將會進展至採用水平奈米線(horizontal nanowire),而該節點應該會是經典半導體製程微縮的終點;其後2.5奈米節點堆疊n型與p型奈米線,可望在2025年將電晶體密度增加60~70%。 對於EUV究竟何時能正式「上陣」,市場研究機構Semiconductor Advisors的分析師Robert Maire認為:「EUV微影真正開始量產應該是會在2020年;」他指出,台積電(TSMC)已經宣佈了將在5奈米節點採用EUV微影的計畫;而英特爾則可能會在7奈米採用EUV微影,與台積電的5奈米節點量產時程相當,時程預計是在2019年。 圖2:各家半導體大廠先進製程節點量產時程 (來源:ISS、各家公司) 而Globalfoundries技術長Gary Patton在2016年10月來台與本地媒體分享該公司最新技術與策略方向時則表示,他預期EUV微影技術要到2019年才會邁入成熟,而Globalfoundries在該時間點之前就會量產的7奈米製程應該不會採用該技術。 目前在市場上只有來自荷蘭的設備業者ASML能供應EUV微影系統,是該公司投入了三十年時間與龐大研發成本的成果,而該公司甚至獲得了英特爾、台積電與三星(Samsung)等半導體大廠的聯合投資,這些股東們的首要目標就是加速EUV技術的實現。ASML發言人表示:「我們預期EUV微影將在個位數奈米製程節點被應用於記憶體中的兩個或更多層;而在最先進的邏輯製程節點(7或5奈米),則被應用於6~9層。」 ASML的第一代(採用0.33NA光學鏡片、實現約13奈米的線寬) EUV微影設備NXE:3400B將在今年正式出貨,預期吞吐量可達每小時125片晶圓、微影疊對(overlays)誤差容許度在3奈米以內;該公司表示已有4家邏輯晶片製造商、2家記憶體晶片製造商表示將在2018年左右採用第一代EUV系統進行量產。 圖3:ASML的EUV微影設備發展藍圖 (來源:ASML) 採用今日的浸潤式微影設備需要以多重光罩才能實現的電路圖形,若採用0.33NA的EUV系統預期只需要單一光罩步驟就可完成;不過半導體製程若再繼續往更細微節點邁進,就算採用EUV設備也可能需要多重圖形步驟。 為此ASML於去年11月就宣佈以11億美元收購光學大廠蔡司(Carl Zeiss)的24.9%股份,雙方將聯手研發數值孔徑(numerical aperture,NA)高於0.5的版本,不過此第二代EUV微影要到2024年以後才會量產,將能實現約8奈米的線寬,預期產量為每小時185片晶圓產量、疊對誤差容許度小於2奈米。 ASML技術長Martin van den Brink在發表上述合作案時的新聞聲明中指出,新一代(0.5NA)系統將「可在次3奈米節點為晶片製造商避免複雜且昂貴的0.3NA系統多重圖形步驟,以單次曝光支援高生產力,並可降低單位成本。」 不過市場研究機構VLSI Research總裁Risto Puhakka表示,產業界人士仍廣泛預期,在第二代EUV系統於2024年左右問世以前,恐怕還是得使用第一代0.33NA微影系統進行多重圖形。「只是需要幾重圖形、以及會需要多久時間?」他也指出,以往ASML不曾直接投資供應鏈上的任何廠商,而且是以大手筆收購高比例股份,顯見要打造更新一代EUV系統是高風險任務,而且ASML勢在必得。 看來如果一切順利,2018年就能看到第一批採用EUV微影設備量產的先進製程節點IC;但機台尺寸幾乎等同一間小房間的EUV,一台要價超過1億美元(至少31億台幣),這意味著除非是財力夠雄厚的半導體廠商,很難負擔此尖端技術的投資。 而千呼萬喚始出來的EUV微影設備就算真的在2018年之後順利上線量產,在終端應用市場如PC、智慧型手機等成長停滯、缺乏大量需求的趨勢下,採用該設備之先進製程初期成本與風險勢必仍然偏高,IC業者如果想只靠EUV來維持摩爾定律「製程越微縮、電晶體單位成本越低」的理論,恐怕並不容易。 所以,除了「傳統」的半導體製程微縮,IC廠商們還有什麼別的方法能維持利潤? 其他的技術選項 也出席了今年1月美國ISS 的Globalfoundries技術長Patton在專題演說中表示:「摩爾定律將終結只是一個看法,我們總是能找出如何推動事情演進的方法;」他認為,晶片業者現在必須要在製程以及封裝技術方面尋求不同方向的創新(圖4),「整個產業環境跟我入行的時候已經完全不一樣了。」…

Continue reading 當摩爾定律走入歷史…然後呢?